關於部落格
介紹一些動漫.PC ...遊戲&動漫資訊
  • 3426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《投名狀》:陳可辛的陽剛英雄夢

從《雙城故事》、《甜蜜蜜》到《如果.愛》,陳可辛一直被定位在比較文藝路線的導演,因此籌拍《投名狀》不但要突破珠玉在前的經典新詮,更是對他自己的一次自我超越。如今《投名狀》終於問世,他在精神上依循著張徹當年拍攝《刺馬》的「兄弟俠義」主軸,背後亦有在政治隱喻上的添增,同時也在三個主要角色的性格上做出深耕與區隔,讓李連杰、劉德華、金城武三人各有發揮。陳可辛為《投名狀》從張徹手上削弱了武俠的類型傳統,轉變成一部命題更為宏大的政治寓言,唯一不變的則是濃重的陽剛味,甚至「Man」到讓徐靜蕾幾乎只能成為「紅顏禍水」般的刻板形象。 李連杰難得演反派 延續《刺馬》原作精神 1973年,邵氏出品、張徹所拍的《刺馬》,是根據清代四大奇案之一的故事改編,描述義結金蘭的三兄弟,大哥馬新貽為奪弟妻殺黃縱,後來三弟張文祥終於得知事實真相,又刺殺馬新貽為之報仇。當年狄龍飾演馬新貽,姜大衛扮張文祥,陳觀泰則是早被殺死的黃縱;而關鍵的二嫂「米蘭」一角則由井莉飾演。 《刺馬》延續張徹一貫擅長的「陽剛美學」,男性老是赤膊練武、肌肉賁張,刀劍武打手法強調見血見肉、暢快淋漓,整個故事超級簡單,講的就是個「義」字。不過最難得的,原本專演正義英雄的狄龍,竟化身成不仁不義還偷二嫂的反派;而一向溫柔賢淑的井莉,同樣也改變形象,演出這個為了慾望不惜背叛丈夫的女人。 當年井莉大膽向狄龍表現女性的慾望 (以下這段涉及劇情細節,不想看的可跳過) 如今的《投名狀》,雖然角色的名字改了,但基本的人物結構並未改變:李連杰是落難的大將軍龐青雲,碰上山賊頭目趙二虎(劉德華)、江午陽(金城武)兩兄弟,三人結為兄弟。徐靜蕾原為趙二虎妻,卻意外與龐青雲相戀。龐青雲領著三兄弟棄匪投軍,一心想闖出一番事業,竟起了歹念想幹掉二虎,不僅想以絕後患,更意圖佔了他的妻子。最後江午陽終於明白真相,決定捨身刺殺龐青雲,以報兄弟之仇。 陳可辛請來八位編劇共同編寫劇本,將原來只以兄弟情義為主的單薄情節,加了更多的政治背景與複雜情境。當年的《刺馬》情節單純,無非是要鑲嵌入更多長段的刀劍打鬥戲,而如今的《投名狀》則是要以更大的企圖,將三兄弟之間的情義關係,放大成整個歷史洪流中的鬥爭棋子,甚至暗喻英雄(或梟雄?)玩不過政客的世局諷刺,頗具政治意涵。 豐實角色鮮明性格 就因為這樣的企圖心,於是《投名狀》就為三個男主角的心理層面,設計了更綿密的鋪陳與安排。李連杰的角色是從一片戰敗死屍中「苟活」的大將軍,他的悲憤與不平,全都化成「做大事業」的豪氣干雲;劉德華是重情義、死腦筋的老派英雄,只顧兄弟情義,不做前瞻理想;金城武則是心靈最單純的一個,他崇拜著二哥的俠義精神,但更佩服大哥的敢做敢為、冷靜果斷。電影從頭開始,就在漸漸建立三個男性角色在性格上的鮮明差異,也因此他們之間的衝突、愛恨,亦是從劇情肌理中循序漸進、逐漸蔓生,而非過去張徹《刺馬》裡相應於武俠類型必然操作的簡化情節。從這一點看來,陳可辛一貫的細膩見長,即使拍的是動作大戲,仍然發揮了應有的功效。 也因此,《投名狀》絕非只是想拍成一部「報仇」式的武俠片。在它豐實了角色性格的同時,更複雜了三男一女之間的情感關係,不再只有「恩」、「義」的簡化思考。於是我們會在《投名狀》裡看見金城武站在城牆上夾在劉德華、李連杰之間大喊「大哥說得對」的一段衝突高潮,是如何展現三人之間權力關係的乍然變奏;而李連杰在決定暗殺劉德華之際,會是如何地自我掙扎、落淚,卻又不得不為。像這樣的角色內在拉扯,激化了電影裡更多的感動、認同與戲劇張力,黑白之間並非那麼二元純粹,亦讓現今的《投名狀》,展現出比當年的《刺馬》更具人性的複雜面。 金城武的角色崇拜兩位大哥 不僅如此,《投名狀》亦同時搬演了將軍如何與不同派系的官員、軍隊角力的過程,還有朝廷與地方之間鞭長莫及的盲點、政客面對勢力消長之間的運籌帷幄,甚至是亂世天下、時勢造英雄的殘酷現實。由此分析,《投名狀》很明顯地並非只是一部只講「平不平」、「報恩仇」、「求功名」這種簡單個人議題的武俠片,光看李連杰「演」得比「打」得多的事實呈現,就可證明陳可辛絕非只想重現《刺馬》的感官震撼,而是完完全全打算超越前作、讓觀眾由衷感動的野心。 三帥表現各有千秋 在大成本、大製作的條件之下,陳可辛一口氣找來各霸一方的三位男星同場較勁,從排名、戲份上想擺平三人,絕對都得花費一番功夫。就如今呈現的結果看來,他確實讓三個人各有千秋,不僅戲份、重量均等,也各有各的優勢。李連杰展現難得一見的反派姿態,猶如當年狄龍給觀眾造成的震撼;劉德華走的是傳統英雄路線,最能獲得觀眾的同情與認可;金城武則在戲裡戲外都象徵者年輕一輩的位置,當然亦肩負著「耍帥」的功能,光看陳可辛為他稍嫌過於俊俏的臉蛋仍給予大量特寫鏡頭的結果,即是不言自明。三位巨星各有丰采,男性觀眾瞧霸氣、看場面,女性觀眾各取所需,鍾愛各自喜歡的偶像典型,看似純然陽剛的《投名狀》,其實各種觀眾都有本事照單全收。 雖說電影成績閃亮,但如果要吹毛求疵,2007年的《投名狀》在我眼裡,還是有那麼一點不若舊版《刺馬》要來得「前衛」的地方!當年井莉飾演的「米蘭」,其實根本是主動向大哥馬新貽投懷送抱,一場在河邊為大哥上藥的戲,狄龍裸露健壯肌肉,井莉幾乎是抱著充滿慾望似火的眼神,臣服在狄龍/馬新貽的魅力之下,直至兩人意外跌落溪裡,才促成愛苗滋長。站在現今女性主義張揚的角度看來,當年的「二嫂」心隨慾走、主動求其所愛,怎不是十足的前衛與自主? 劉德華與徐靜蕾 反觀《投名狀》裡的徐靜蕾,陳可辛先安排她跟李連杰來個破屋巧遇、半推半就;後半段又幾乎讓這個女性沒有任何對白的自述,這個「二嫂」的關鍵角色,相對於三兄弟的有稜有角,明顯變得扁平。有趣的是,過去一向擅長塑造女性角色的陳可辛,這次在戮力描繪三個男性主角的同時,反倒卻讓徐靜蕾的角色明顯淪為陪襯,陷入刻板「紅顏禍水」的層次,不若1973年的井莉來得直接坦蕩、情慾解放。得失之間,這彷彿又是另一個讓人料想不到的結果。 ★「影劇大哈啦」:歡迎大家來踢館回應~ 對於《投名狀》三位男主角,你最期待誰的表現?看過電影之後,覺得誰的表現最出色?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